雅尔文

第九百零六章 红与黑

小说:极品狂医 作者:仗剑狂歌 更新时间:2019-09-26 14:25
  极品狂医第九百零六章红与黑活死人生离还在帮他的主人在南海驾驶着机械寻找着矿藏。而西方的活死人们正与霓裳。进行着另外的故事。
  马恩抬头看着昏睡在自己床上的霓裳,脸上的神情,也在当下变得难看了起来。
  毋庸置疑,他的这些变化是跟她息息相关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
  马恩在床边靠坐着休息了好一会,才扶着床沿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倾身靠向霓裳的时候,那只飞进她身体里的黑蝴蝶,倏的从她左侧腰部位置飞了出来,直接飞入马恩的眉心,重新跟他身体融为一体。
  日食夜,正在急剧的消失着。折磨马恩的这一天,也在他恢复正常的那一刻,提前划上了句话。
  他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霓裳,双眼倏然眯起,所有的一切都跟她的出现,有着密切关系。她究竟是什么人?
  “冷——”
  正在马恩若有所思的盯着床上的霓裳发呆时,她口中发出一声小小的呻吟声,随后整个身体用力的缩成了一团。
  马恩想也没想的,直接拉起锦被一角,准备替她盖上。
  然而,就在他拉起锦被的一瞬间,穿在霓裳身上的衣服,从衣服下摆开始,一点点的开始往上燃烧了起来。
  可奇怪的事情也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那在她衣服上燃烧着的火焰,并没有对她的肌肤造成任何伤害,就像纯粹是要把她衣服‘脱’掉一般。
  马恩拉着锦被一角的手,顿时僵楞在了原地,她低头看着霓裳口口的上身,冰冷的眸子再次紧眯了起来。
  他并不是对她的身体有反应,而是在她衣服被彻底焚毁之后,那朵赫然出现在她左侧腰上的血红色花朵,让他的双眼无法从她身上离开。
  血色花蕊,勾魂摄魄,一朵妖艳的曼珠沙华在她的腰间绽放,迷乱的光华在瓷白的肌肤上翻转,夹杂着嗜血的气息。
  马恩看着那朵红的妖冶诡异的血色曼珠沙华,脸上的冰冷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褪了下去。
  他整个人就像被迷惑住了,放下手中的锦被,一腿单膝跪在她身旁,双手直直地撑在她身体两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朵不该出现在人身上的诡异花朵。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她身体里?”
  马恩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冰冷的唇瓣轻轻的贴在了她的肌肤上,吻在那朵曼珠沙华上,眼底神情复杂。
  “疼!”
  轻柔的呻吟声,在马恩吻在那朵鲜花上时,再次从霓裳嘴里传来。
  但他,并没有理会她。
  他的双眼,依旧牢牢的盯在她腰上,
  在细细观察了好一会后,他突然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让嘴角的鲜血一滴一滴在落在那朵鲜花上。
  诡异的一幕,再次发生在了马恩面前。
  那朵占据着霓裳整个左腰的曼珠沙华,在吸入他的鲜血之后,瞬间缩小,变成一朵如他拇指般大小的纹身图案,只是在那朵画上,又多了一只浑身
  黑漆漆的黑蝴蝶。
  一红一黑的组合,一起出现在霓裳的腰上,看似格格不入,但这其中的真正意义,只有马恩自己明白。
  “还真的选对人了?”
  清冷的一句话,从马恩嘴里溢了出来。他抬头再次看了霓裳一眼,微抿着的嘴角边的,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后,他大手一挥,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抱起,将赤着上身的她拥入怀里,同床而眠。
  马恩那没有任何温度的身体,在拥住霓裳的时候,非但没有再让她感到寒冷,反而在她被他搂进怀里的一刹那,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他怀里靠近了几分。
  房间里发生的这一幕,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但日食夜提前结束,马恩的力量重新恢复的时候,坚守在屋子那几人,都清楚感受到了。
  他们脸上的惊讶,都要远超这抹欣喜。
  “谁?”
  一抹身影突然从马迪跟前窜过,对方速度虽快,但也没逃过他那敏锐的反射神经,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那黑影。
  此人是威廉的管家苏泽,在威廉注意到日食夜发生诡异变化时,城堡四周的警戒也跟着加强起来了,并让苏泽去后花园守着自己的‘食物’,防止意外发生。
  霓裳的逃走,并没有瞒过苏泽。
  他在玫瑰园里连续数了好几遍,都发现数目对不上。可奇怪的是,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查不到这名突然消失女人是谁,就像自己不曾将此人掳来过。
  而这件事,苏泽也不敢汇报给威廉。他思索再三后,决定先在附近找一圈,若实在找不到这人,他在想办法重新去抓一个女人回来凑数。
  可谁想,他还没踏入马恩的地盘,就被这位难缠的马迪给抓住了。苏泽现在是争分夺秒,他没时间在这个时候跟马迪纠缠太久,在自己的后衣领被揪住的那一刻,他迅速弯下身,在旋转身体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朝对方挥去一拳。
  马迪为了避开这一拳,只得松手,而他也在觉察到那人准备再次逃走时,抬腿就朝着对方的腹部扫了过去。
  苏泽在看到腿扫过来的时候,迅速避开,但马迪一个反手,直接擒住了他的手腕,让他的脸色在当下变得十分难看。
  恼怒之下,苏泽只能小心的应对着,并在跟马迪打斗的时候,快速在身后筑起一道屏障,谨防来参加威廉宴会的人类发现这一幕。
  黑暗中,凡是察觉到这两道诡异光芒的两边手下,都没敢上前去帮忙的。
  “是你!”
  马迪在看清来人是苏泽时,眼底的戾色突然加重,下手的动作也比之前快多了。
  “马迪,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是打算打破这个规则了?”苏泽眼看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了,只好出声提醒对方。
  “谁在打破马恩定下的规则,威廉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个一个。”马迪在对方停手褪开时,也没再继续抓着不放。
  他站在离苏泽两步远的位子上,面色冰冷地看着他。
  苏泽并没有过界
  ,但他行色匆匆的样子,让马迪不得不防着。
  “我家主人不过是办了场小晚宴,哪里打破马恩定下的规则了?另外,我家主人的帖子,我也有派人送到马恩家,是你不肯赏光罢了。”
  苏泽面色平静的应对着,但眼神却不停的在四周探查着。
  那名逃走的女人,是不可能进入马恩的势力范围,这房子周围的结界,是连威廉都要忌怠三分的存在。
  普通人只要一靠近,将立刻化为灰烬。苏泽从一开始找人时,就自动忽略他们那,并且在找人时,也没越过线。
  马迪没有忽略苏泽脸上的那抹急切,他不清楚他们在找什么,但一想到之前马恩怀里的女人,他隐隐觉得这两件事可能是有关联的。
  “马迪,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你想挑事,今天之后我随时奉陪。”
  苏泽抬头往夜空中看了一眼,看着那快要消失的日食夜,心底的那抹急切也变得愈发深刻了起来。
  “苏泽,你确定我能参加威廉的晚宴?”
  马迪没有忽略他脸上的神情,他就像故意似的,一直在边上拖延着时间。
  甚至,还将邀请函的事情拿出来说。
  每次日食夜来临,威廉就会大量的‘进食’,往往这一天,也是这座城市人口失踪最严重的一天。
  期初,马恩对这事并不知情。
  直到有一回,他的身体在承受完折磨后变成少年模样时,他突然在花园里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让他体内的那股嗜血因子,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那时,马恩在闻到新鲜血液时,身体是又饿又渴,平日里存放在冷冻库里的血袋,对他已经起不到丝毫作用了。
  马迪、马克、马斯和马天,他们四个人想要压制住他,可他们根本抵挡不住他的暴走力量,最后还是马迪咬破了自己的手腕,献上自己的鲜血,才压制住了这股力量。
  那次之后,马恩也变得越发谨慎,他也是在那个时候注意到威廉破坏了自己定下的规则。
  几百年过去的过去,日食夜渐渐变成了马恩的噩梦;而威廉,则在这一天化身成嗜血大恶魔,大量吸食人类的鲜血,从中得到自己渴望已久的力量。
  “答应不上来了?”
  马迪见苏泽阴沉着一张脸,站在自己跟前一言不发的模样时,眼里的那抹警告意味很明显。
  “请便!”
  苏泽没时间在跟马迪继续废话下去了,今夜的奇怪现象是百年来的第一次,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威廉已经焦躁起来了。
  “苏管家,主人在找你。”
  两道黑影从城墙里跃了出来,一男一女两名露着獠牙的吸血鬼,出现在了苏泽身后,两人在看清对面所站之人是马迪时,眼底的敌意立刻浮现了出来。
  “不要惹事!”
  苏泽注意到自己这两名手下,竟然在这个时候对马迪摆出了一副开架姿势,吓得立刻回头遏止了他们。
  “马斯,快随他们去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