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寻石

小说:一字入道 作者:雨听风说 更新时间:2019-09-26 14:28
  实力只有拿出来震慑的时候,才是用处最大,否则无人的环境中,你再怎么释放出来,也无人能感觉到,还会耗费心神。https://
  释放气势与不收敛气势是两回事,并非是同一种状态。
  在王木集齐绝大部分的材料之后,器大师已经开始准备炼制了,器大师想要用王木的太阳真火作为炼制火焰,被王木拒绝了。
  太阳真火虽然可以炼制,但是器大师掌握不了,不如拿着灵火炼制,还可以熟练的掌控。
  最后一件倒不是关键的材料,而是一种稀有的法器材料,叫做控火石。
  这种法器材料只有青铜王国才会有,若是王木选择打算不炼制宝器,这个控火石要不要的都无所谓。
  因为宝器就会出现灵智,虽然不会产生器灵,但是没有控火石存在,灵器上的灵性都会被重新的打碎。
  若是有着控火石,可以让这些灵性进入控火石里面,甚至在天雷之下,都能够躲避伤害。
  控火石的存在只是把宝器出现的几率提高了两层,看似不多,但是原来只有五成机会的现在便成了七成。
  王木为了保证是中品宝器,便决定要去开阳王朝看一看,古?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不日便会返回。
  百花国的旁边就是青铜王国的领地,不过需要经过野人族,那群居无定所的疯子,很不待见其他的人族,而控火石就在这里野人族居住的附近。
  控火石遍布整个青铜王国,野人族的控火石是百花国知道的一个地方,因为器大师需要炼制法器,他们早已经打听好了此地的控火石位置。
  现在倒是被王木知道了,不过对百花国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王木飞上空中,速度飞快,向着野人族的位置而去,在午夜到达野人的部落外面。
  根据百花国提供的位置,王木找到了这个崎岖不平的山地。
  一个个漆黑的拳头大的石头就在地上显露着,而这就是控火石矿,控火石不是石头,是一种金属,从控火石矿之中提炼出来的,才叫做控火石。
  王木刚刚拿了五块,便听到后面一阵阵的呼啸而来的声音。
  野人部落发下了他,并且向他投掷了长枪。
  这里的野人不是真正的野人,而是一群修士野人,因为讨厌战争,才来到这里隐居,发现王木来头东西之后,便立即出手。
  不过他们修为不高,而且野人部落的强者也未出现,王木才有了机会,拳头一震,打了过去,这里的修士立即跪在了地上,被王木散发出来的气势镇压住了。
  拳力扫过,野人纷纷被王木打飞出去,至于谁能活下来,王木觉得就看他们懂不懂得趋利避害了。
  他这一拳未出全力,但是能让这些人全部受伤,他来此地影响到野人部落,是他的不对,但是野人部落的修士再敢杀过来,他就要杀人了。
  “住手!”
  一声大喝之后,一团散发着光亮的修士从野人部落的深处飞了出来,在黑夜之中极为亮眼,王木也看了过
  去。
  来人是一个白胡子老者,胡子都到了腰间,拿着一根粗粗的拐杖,站在了王木的面前,老者是元婴后期的修为,还未到君王级的境界。
  他看着王木说道:“你不是青铜的人,来青铜做什么?”
  王木说道:“我需要炼制法器,特来寻找控火石,只是未曾料到打搅了你们,是我的错。”
  道歉只是因为王木懂得礼貌,若是老者蹬鼻子上脸,王木觉得自己需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了。
  不过老者很是识趣,王木的气势散发在外,老者不敢与王木交手,即便是攻击王木,也等离远了之后才行。
  “这里虽然是我们野人部落边缘,但是阁下这样做很是不地道,我们野人部落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蛮子,阁下取完控火石离去便可,不可再与我们生事端了。”老者说完,然后把前来的野人全部的带走了。
  王木看着老者离去的样子,心中想道:这野人头领也是个妙人。
  不在迟疑,王木需要赶时间,立即拿着一块块的石头,开始装进自己的乾坤袋里面,甚至还放出了小白狗帮忙。
  因为并非是所有的控火石矿都有着他要找的炼器之材,必须要用灵力检查一下,按照器大师所言,他捡上一百多快便可。
  当时王木也没有多想,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些麻烦。
  不过小白狗鼻子灵,让他多闻闻就可以。
  王木一变搜寻,一边写向着西面走去,结果不自觉的走了三十多里路。
  在找到了最后一块之后,王木就要立即返回。
  忽然,一道灵光冲天而落,掉落在王木的身前,看的王木有些奇怪,这人是飞着飞着被人打下来了吗?
  因为掉落的修士背上插着一根灵箭,看长短的大小,应该是透体而过了。
  “救我!”
  是个女子,她抬起头看向王木,满脸的鲜血,身前都是伤口,抓着王木的衣角,颤抖的呼救。
  “你认错人了,我还有事,算了吧。”王木淡淡的说道,然后把女子的手掰开,就要离去。
  “咻!”
  忽然一道灵箭袭杀而来,比野人修士的投掷长枪快了十几倍。
  “砰!”
  长剑撞在王木的护体灵力之上,冒出火光,然后被王木的灵力折断。
  王木抬头看过去,对面极速的从天上落下来五个修士,这五个人身穿棕红色的衣服,不像是一般人。
  “屠飞雁,你的援兵就是此人吧,看来不怎样啊,今日你们屠家灭族,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拿着长弓的男子阴着脸看向满脸血迹的屠飞雁。
  “你……我就死都不会与你们金元门合作,想要拿到妄言之宝,告诉斐吾,他永远都无法得到!”屠飞雁声音嘶哑的喊道。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是吧,就像你那个无用的弟弟一样,为了不说出你的具体下落,被老子用刀一条条的割断了他全身的经脉,听着他痛苦的声音,老子感觉全身舒爽。”拿弓的修士大声的笑着。
  “是你用箭偷袭我的?”王木看向拿弓的修士。
  “是老子,想要复仇啊,不过你没有机会了,我们三个元婴初期,两个结丹后期,你即便是再怎么厉害,都要死在我们的手上,别说是那箭射你,就是让你自己射自己,你都会做的。”拿弓修士冷笑说道。
  他已经把王木当成了屠飞雁的援兵,毕竟刚刚来了两拨援兵了,都被他们斩杀。眼前的男子,也逃不掉。
  “你快走吧,与你无关!”屠飞雁站起身,轻声的与王木说道,然后赤手空拳的向着对面金元门的修士杀去。
  只是,她身受重伤,走的并不是很快。而对面的修士,站在原地,等着她前去送死。
  小白狗站在一旁,对王木传音说道:“你看看,他们几个太嚣张了,居然敢拿箭射你,这简直就是在打你的脸啊,忍不了吧,弄死他们!”
  小白狗可是实打实的元婴后期的君王,只是它即便实力再高,也不喜欢自己动手,尤其是在王木身边,更不需要动手。
  王木淡然的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敢这样偷袭的,不认个错,我觉得都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
  “正是如此,就让他们付出点生命的代价,真是太便宜他们了。”小白狗很是可惜的说道。
  王木身形一闪,站在了屠飞雁的前面。
  “你?”屠飞雁看向王木,不知道此人要做什么。
  “你道歉吧。”王木缓缓说道,“今日我心情好,不与你们计较。”
  话毕,迎面而来的是一道弓箭,与四道灵力攻击。
  “弄死他们!”小白狗一举爪子,愤怒的大喊。不过心中却是十分的兴奋,刚刚王木只打算教训一个人,现在是五个人了。
  “小心。”屠飞雁露出悲凉之意,她没有想到,已经是现在这种时候了,金元门的人还卑鄙的偷袭。
  不过更让她吃惊的一幕出现了,王木一只手隔空一按,四道灵力攻击与一道弓箭全部的被震碎。
  对面的金元门修士见状,感觉不是很妙,其中一人放出传音灵石,求援。
  “不要再喊了,我也不想多作杀孽的,但是你们太欺负人了,我要的只是一个道歉,可是你们却要攻击我?”王木一步步走过去。
  “去死吧!”拿弓的修士大怒,手中道法打入弓箭里面,然后拉弓射箭,一道散发这浓浓威力,可以一箭射死元婴初期的攻击术法向着王木杀来。
  王木还是拿着手向前一按,弓箭在空中溃散。
  看的拿弓修士眼神之中的带着惊恐,他身为元婴强者,不是蠢人,看到王木出手之后,便明白了王木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刚刚看不出王木的修为,现在才知道,王木的实力定然是元婴后期,否则便是元婴中期,他也能察觉到王木的散发力量。
  “噗通!”拿弓的修士跪在了地上。
  “前辈不要杀我,我错了,我道歉!”拿弓修士边磕头边认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