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尔文

1772 可怜的米勒斯

小说:医品至尊 作者:纯黑色祭奠 更新时间:2019-09-26 14:24
  那名鼠须中年男子混杂在排队的长龙之中,目光不停的闪烁着,想要看有没有机会捣乱。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那些在一旁维持秩序的狼骑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让他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事实上,不光是他一个人,很多其他势力派来的探子都有这种感觉,让他们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唯恐下一刻就被狼骑抓出来砍了脑袋。
  他们哪里知道,丁宁乔装打扮混在人群当中放出灵识悄悄观察,哪些人是别有用心的探子,哪些人品行有问题,那些人居心叵测。
  通过他们的言谈举止,以及下意识的习惯性动作,基本上都被他查探个**不离十,通过传音告诉了凤翩舞,在登记报名时做了标记。
  这项工作是极为繁琐而麻烦的,但丁宁却乐此不疲,因为这样不光能够让他把心理学知识应用于实践,还能锻炼他的灵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天色逐渐大亮,又慢慢的走到了中午,而那报名的队伍长龙依然一眼望不到头。
  可以说,幸存的散修基本上都加入了排队当中,让其他势力是又眼红又无奈。
  开玩笑,有结界的时候,那些狼骑就能切瓜斩菜般的把他们杀的落花流水,当时他们还心存侥幸,认为等没有结界限制修为后,那些狼骑根本不足为虑。
  可等结界撤去,他们才发现狼骑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何等的恐怖,特么的看样子修为最低的都是神武境修为。
  这让那些本想趁丁宁被困在琅琊秘境中生死未明的时候,联手对狼骑发难进行报复的势力集体失声,一个二个的都老实的跟小学生似的,唯恐被狼骑盯上把他们给咔嚓了。
  三千狼骑啊,最低的都是神武境修为,这特么的谁敢惹?
  除非是把所有势力的高手全都组织在一起,或许还有一搏之力。
  但谁敢啊?不说天机阁、大雪山、国士府这些和丁宁交好的势力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就算他们保持中立,这些势力在场的高手加起来,也未必是狼骑的对手。
  更何况,他们始终以为青云安保中还隐藏着一个能够秒杀圣武强者的超级高手,再加上展现出圣武实力的孔蕾和紫雀儿,青云安保至少拥有着三位圣武境强者。
  可以说,目前在场强者最多的势力绝对非青云安保莫属,还有着三千疑似神武境的狼骑在一旁虎视眈眈,借给他们八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招惹青云安保啊。
  所以,在得知青云安保竟然挂羊头卖狗肉的开山立派,公然成立了天泽宗,这让他们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但却有苦说不出,个个脸色难看的要死,只能眼不见心不烦,把注意力集中在调查黑雾血案这件事情上来。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制造这起血案的是鬼獠部,应该和黑暗议会没有多大关系。
  但由于利益释然,这些大势力首领本来就一肚子火无处发泄,再加上神圣教廷一直在一旁煽风点火,导致发泄的矛头毫无悬念的指向了黑暗议会。
  伽马坎作为黑暗议会代表团的领队,逃入黑雾后变成了杀伤力极强的“疯狗”,已经被众人联手诛杀。
  而可怜的米勒斯作为伽马坎死后的黑暗议会代表团修为最高的新晋公爵,则被各大势力抓住当成了出气
  筒,要不是还要留着他的命跟黑暗议会谈判没打算杀了他,恐怕他早就死翘翘了。
  即便如此,米勒斯现在的样子也是惨不忍睹,两根粗大的铁链穿透了他的琵琶骨吊在天花板上,鲜血不停的流淌,滴在地面上汇聚成一个个血洼脸上鼻青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根本看不出来他本来的面目四肢呈现诡异的逆向折断,露出白森森的骨茬,浑身上下不是乌紫烂青就是皮开肉绽,就没有一块儿能见人的好肉,
  也亏了血族的生命力足够强大,让他虽然奄奄一息,但始终还吊着一口气,要是换了一般人恐怕早就死透了。
  现在的他好怀念只剩下半颗脑袋被丁宁系在裤腰带上的日子啊,虽然那煞星凶残了点,但最起码不会像各大势力首领似的这么变态,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来折磨他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这次,恐怕是死定了啊。
  米勒斯感受着生命力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内心充满了绝望和不甘。
  他好不容易才突破了大公爵,有着大好的前程,真的不想死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可现在谁还能救他,谁还敢救他啊?
  据他所知,两个小时前,西方各大势力就已经联手向黑暗议会发动了袭击,虽然以黑暗议会恐怖的底蕴,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联军打败,但必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结束的战争。
  而且,除了神圣教廷是想彻底把黑暗议会铲除外,其他势力只是想以此为借口来获取更大的利益罢了,绝对不会对黑暗议会真的去斩尽杀绝。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真要是把黑暗议会给灭了,神圣教廷才是最大的受益者,没有了黑暗议会的钳制,以神圣教廷蛊惑人心的手段,很快就会一家独大,这根本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所以,米勒斯很清楚,这场战争最终肯定会以黑暗议会元气大伤但却不会动摇根本而结束,当然,黑暗议会这次肯定是要大出血的,不得不拿出巨大的利益来平息各大联军的怒火,所以,最终他们一定是会回到谈判桌前进行谈判的。
  等谈判完,最起码都是几个月以后了,当黑暗议会付出代价索要他这个新晋大公爵时,估计黄花菜都该凉了。
  这些家伙或许是受到吸血鬼不死传说的影响而高估了他的生命力,唯恐他逃走,特意用空心管插在他的身体上,让他不停的失血来保证他始终处在虚弱状态。
  可事实上,唯有米勒斯自己清楚,他很快就要死了。
  血族的根本就是鲜血,哪怕被砍掉了脑袋,只要得到生机旺盛的鲜血补充他也能重新长出来,可若是流光了体内的最后一滴血,他依然是会死的。
  耳边隐隐传来各大势力首领在隔壁议事厅里发生争执的争吵声,可米勒斯却没有丝毫兴趣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感受着生命力一点一点的流逝,他的内心一片死寂,却突然嘿嘿怪笑了起来。
  一个新晋的大公爵对黑暗议会来说是绝对无法舍弃的高端战力,这一点,各大势力看的很准,否则也不会在神圣教廷强烈要求杀了他时,他们却不置可否,坚决不答应这个要求。
  所以他觉得很好笑,那些人明明不想杀了他的,只是准备把他当成和黑暗议会讨价还价的筹码罢了,可他们偏偏自以为是的用这种方式剥夺了他的生命,不知道等他们发现自己
  死了时会不会懊悔的捶胸顿足,毕竟活着的大公爵对黑暗议会才有价值,死了的大公爵尸体可不值钱。
  “都这个鸟样了,还能笑的出来啊?心态不错!”
  就在他自嘲的轻笑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险些激动的哭了出来:“丁宁,丁大哥,丁大爷,你可算来了,赶紧救我,我快要死了。”
  丁宁不紧不慢的点着一根烟抽了一口,没好气的看着他道:“我和你很熟吗?为什么要救你?难道你不知道现在谁救你,就是和所有的西方武者势力为敌吗?”
  “反正你们本来就是敌人,别人不敢,你肯定敢,你又不怕他们。”
  米勒斯不动声色的拍了记马屁。
  “这话说的倒是在理,可是,我救你有什么用啊?你又不是美女,连暖床都不行。”
  丁宁慢条斯理的说道,看着米勒斯遍体鳞伤的伤口,不由啧啧赞叹,这刑用的,简直就是艺术啊。
  “我虽然不是美女,可我也能暖床的。”
  米勒斯为了活命,也顾不得会不会卖屁股了,满脸谄媚的说道。
  丁宁心中一阵恶寒,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满脸嫌弃的骂道:“特么的你想卖屁股也给老子滚远点,老子可没那爱好。”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的屁股,我这么说不是真的要卖屁股,而是想要表达我的意思,只要你救我,我什么都可以帮你做,用神州话来说,就是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米勒斯不知道为什么,笃定的认为自己肯定会得救,所以心情也放松了下来,还有心情幽默了一把。
  丁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你能做什么?你能做到的我都可以做到,你说我救你有什么用?”
  米勒斯沉默了,丁宁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耐心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来救米勒斯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在得知这家伙并没有把自己能够变身巨人的事情宣扬出去后,觉得这家伙还算明智,要是就这么死了确实挺可惜的。
  这一场血祭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清楚其中的内幕了,都是鬼獠为了接引深渊恶魔而搞的鬼,米勒斯是无辜的。
  既然黑暗议会已经为鬼獠背了这个黑锅,米勒斯就没必要再背一次了,更何况,能给那些敌对势力添堵的事情,他都很乐意去做,看着他们暴跳如雷却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他就觉的心里舒坦。
  米勒斯虽然和他连朋友都算不上,甚至之前还是敌人,但这一次,已经死了太多太多人了,让他心里很压抑,觉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由此而联想到,当三界大劫来临之时,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之人被波及而死于非命,或许那时候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也会死,甚至自己也有可能会殒命。
  所以,他还是决定来救米勒斯,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大公爵,在人间界也算是数的着的高手,就当是为人间界积攒应劫的力量了。
  “我知道你对我们血族很感兴趣,我不但可以认你为主,还可以配合你研究我们血族的血液和基因,甚至,还会告诉你我们血族的秘密。”
  米勒斯突然开口说道,目光定定的看着丁宁,充满了决绝之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